弃百万薪进山修行 准空姐因政审找到生父 父母因一次争吵失联

当前位置: 【大同民生】 > 大同资讯网
作者: 大同民生 分类: 大同民生 发布时间: 2019-11-01 12:42

  (原标题:准空姐因政审找到生父,突然多个女儿,他一夜未眠…)

  25年之前,昆明环城南路与民航路交叉口一带,米线店打工妹薛东琴与保安张勇偶遇,他们就此相恋,但一场口角后,两人再未相见。

  25年之后,薛东琴的女儿张雪应聘空姐,弃百万薪进山修行她通过了笔试、面试、体检等层层考核,但卡在了最后一关:政审。

  女儿张雪需要一张生父的无犯罪证明,可25年间,她和家人均不知其生父身在何处。

  年少早恋打工妹与小保安相遇

  薛东琴有兄弟姐妹5人,其居老三,故人称小三妹。1994年,小三妹正是青春叛逆期,她瞒着家人,从云南镇雄县芒部镇老家,偷偷来到了昆明。

  她有一个闺蜜,是老乡龚小燕。她们的第一份工作,是到环城南路与民航路交叉口一带的五里多村某米线店打工卖米线。一个偶然的场合,薛东琴认识了在附近一建筑公司当保安的张勇。

  当年张勇18岁,而今他仍记得第一次与薛东琴相遇的情景。他说,那一次,他和同事在公司附近的东站闲逛,偶遇薛东琴一行,只见薛冬琴一头短发,脸胖胖的,嘴小小的,正是他心目中的漂亮女孩,不禁怦然心动,于是主动搭讪。

  这对年轻人就此相恋,不久薛东琴怀孕,在其怀胎两月时,他们发生一次争吵,薛东琴一怒之下负气离去。

  张勇回忆,那时我年纪轻,不懂事,还以为她会回来。但薛东琴并没有回来。对怀孕一事,薛东琴担忧、害怕,不知如何处置。不久她生下一女婴,得一四川女子照料。女婴四月大时,她才敢将此事告诉家人,父母开始很生气,但也很快接纳了这个孩子。家人给女孩取其生父的张姓,又取薛音,以雪为名。

  

  

女儿张雪虽是在单亲状态下成长,但性格乐观开朗

  而张勇见薛东琴一直未回,自此失魂落魄。据他讲,1994年到1998年,他一直在建筑公司上班,并疯狂地找了几年。随后他辗转浙江、福建等地谋生,期间曾回到昆明菠萝村某家具厂做油漆工,前年还到过昆明市嵩明县杨林镇的桥梁工地务工。

  张雪则是在薛家的悉心照料下成长,其小学阶段先后在云南昆明、红河州个旧等地就读,后外公对其要求严格,初中让其回镇雄老家就读。张雪考上昭通市实验中学,继而又考入昆明理工大学。

  薛东琴告诉红星新闻,女儿虽是在单亲状态下成长,但其乐观开朗,学习一直很自律,尤其英文极好。大同民生张雪今年大学毕业,先考了教师资格证,后决定应聘空姐岗位。

  关于生父的去向问题,张雪只在高中问过薛东琴一次。薛东琴说,对这个问题,她实在难以回答,后来我真的不知道他到底在哪里。

  政审卡壳爸爸去哪儿了?

  张雪通过了一家航空公司的笔试、面试和体检,但最后的政审环节她遇到了难题。相关材料显示,那家航空公司的政审,需张雪出具本人及其生父、生母三人的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。

  整个7月,薛家都在寻找张雪的生父张勇。薛东琴隐约记得,张勇生于1975年后,似乎曾跟她说过是贵州省大方县人。

  他们首先到大方县公安局求助,一位姓孔的民警对此高度重视,他先是对当地1974年-1979年段名叫张勇的人员进行排查,后扩大范围对1970年-1979年段进行排查,我一一比对,一个都不是。薛东琴说,该局还将求助信息下发到各乡镇派出所,反馈回来了一些模糊信息,都不是我要找的那个张勇。

  薛东琴又想办法联系上了已嫁到浙江的当年闺蜜龚小燕。龚小燕告诉她,张勇可能是贵州纳雍县人。薛家继而向纳雍县公安局求助,尽管纳雍县公安局全力协助,但那个要找的张勇依旧没找到。

  

  

张雪

  薛东琴说,贵州大方县、纳雍县警方帮她排查了150多个生于上世纪70年代叫张勇的人,有人怀疑‘张勇’是小名,或者他后来改名字了,当时我们都很绝望。

  薛家决定到张勇当年工作过的东站一带寻找,可时过境迁,当年的那些建筑早已拆除,找起来费时费力,且毫无成效。他们继而找社区和派出所,甚至直接打110求助,依旧没有任何进展。

  当时我们也想过找媒体,但又想,不要把动静搞太大。薛东琴说,航空公司的政审的要求是在8月1日前开好证明,后见张雪情况特殊,同意将时间延长到8月7日,我们就眼睁睁地看着时间就这样过了,我女儿只好又去应聘另一家航空公司。

  薛家最终还是决定,得找媒体试一试。8月13日,云南当地的几个自媒体公号发布张雪找生父的信息,当晚,就有人联系了镇雄县当地人沙彪,称张雪要寻找的这个人,像他的小舅子张勇。

  沙彪还打电话给张雪的二舅,称可能找到张勇了,但还需进一步核实。薛东琴也得到了可能找到张勇的消息。

  对这个消息,她既发愁,担心这仍旧不是他们在找的张勇;她又很激动,折腾了一个月,终于看到希望了。

  25年后相见他说不出话来

  8月13日晚,远在贵州省毕节市七星关区普宜镇的张勇一夜未眠。他不仅得到了当年恋人的消息,还发现,自己突然多了个女儿。

  他告诉红星新闻,当年薛东琴离开后,他像病了一样,大街上一遇到短发女生,都忍不住要去看看是不是薛东琴。如今他43岁,未婚,在当地靠开摩托车载客谋生,这些年别人介绍过几个,我都不满意。

  14日中午,薛东琴与张勇微信视频连线,薛东琴发现,张勇声音未变但容颜已改,他老了。张勇则留意到薛东琴瘦了,脸变小了。张勇的一个姐姐很兴奋,她告诉薛东琴,当年张勇曾带她去过她家,对此薛东琴表示完全不记得了。

  

  

张勇

  这一次视频对话,这对当年的恋人没有说太多话,只是谈了谈接下来如何开无违法犯罪记录证明以及在开此证明前,怎么做亲子鉴定的问题。

  张勇告诉红星新闻,两人视频连线时,他脑子里一片空白,他十分激动,但作为男人,其又不能情感外露,故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只能眼泪往心里流。他说,这些年他老实本分,无任何违法犯罪记录,不会给这个突然降临的女儿添麻烦。

  薛东琴说,她当年的确是短发,但后来又留过一段时间的长发,而今又是短发。她不相信张勇是因她而至今未娶,他都不知道我怀孕了,怎么有可能等我那么多年?她说,女儿以后与张勇如何相处,这是女儿的事,我不干涉。

  张雪告诉红星新闻,找到生父,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,但接下来如何与之相见,她还没想好。

  

  薛东琴此前不知道政审这回事,她很庆幸张雪的生父这些年一身清白。她说,虽然政审严格,但张雪以后的路还很长,可能需要政审的地方还很多,此次虽然费了周折,但找到生父,仍是女儿必须要做的一件事。

  她说,当年她直率单纯犯了错,而25年里发生了很多事,至于她与张勇之间,已是不可能了。(来源:红星新闻)

大同资讯网